2005/5/3

大陸的翻譯官會是什麼樣的人物?

動不動就吟詩的大陸官員,即使他們的官場的黑暗面比起台灣有過之而無不及,但就檯面上可以看到的這些人物,每一個都可以隨口朗上兩句詩詞,出口成章,這跟現在台灣追求全球化,講究英檢程度的我們,差距非常地遙遠。

從地理環境來看,大陸幅員廣闊,因此從古至今,大陸官方都有著泱泱大國的心態,又自詡歷史文化悠長,官員們胸中沒有一點墨水,跟其他人交流時,就沒辦法講出有深度(讓人聽不懂)的話,「文人相輕」,外交場合的代表官員,氣勢跟說話的技巧很重要,適時地表現自己國家的文化,不但能夠讓人刮目相看,也可以獲得相當的尊重。

台灣跟大陸同樣使用華語,大陸的文化程度階層化嚴重,我們的文盲人口應該沒有大陸的比例高,但台灣的文化深度卻普遍不高,想想自己看過的書,外國的小說翻譯居多,中國經典古籍少,原因無他,就是因為傳統的經典太難看懂了,「微言大義」的寫作風格,一目一行就已經很不錯了,翻譯小說可以一目多行,跟看電視連續劇一樣,不會一下子就看不懂。

我最有興趣的,就是大陸的翻譯官究竟是什麼模樣,以大陸的中央官員談話的風格來看,吟詩的習慣應該是改不了,如果是跟國外的參訪人員會面,總會不經意地就吟上兩句,在這種情況下能夠存活的翻譯官,顯然不只中華文化造詣要深厚,外語的能力也要相對強勢,才有辦法在兩國的語言文字中間悠遊自在。

「台上一分鐘,台下十年功」,這次連戰出訪大陸,應該比較少人會注意到,連戰在對談時必須要處處吟詩,還有處處寫書法留字的習俗,對於台灣現在的教育來說,華語跟英語究竟孰重孰輕,每一個人心中都得有自己的一把尺,衡量得失。

側記》出口要成章 上海最「驚險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