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5/11/21

燕子 by 朱少麟

燕子這部作品跟傷心咖啡店之歌一樣,主角都是在追求「自由」,但有不同的作法與追求的方向,馬蒂追逐完全的自由,但又說不出自由是什麼,阿芳也是一樣,只知道自由在自己的心中,心底的那隻燕子,但又說不出燕子對她來說究竟是什麼。

燕子這本書作者只花了四個月就完成了,內容的組織很直接,從一開始一兩頁龍仔的童男之舞,反過來描述阿芳在半年前再次遇到卓教授,真正認識教授開始,到最後一幕也是童男之舞,這舞對阿芳與龍仔來說都別具意義,他們同時瞭解自己心中的燕子是什麼。

這樣的寫法是很直接的,讀者不需要像「地底三萬呎」一樣,讀得那麼慢、那麼辛苦,畢竟地底這本書花了作者好幾年的時間才完成,兩者有天壤之別。

卓教授希望舞者都能感知這個世界,但在感知世界之前,要先探索內心,瞭解自己,唯有誠實地面對自己,才能跟天地溶為一體,為自己而舞,為自由而舞。從一開始,教授就清楚,跟她一樣能閱讀Saint-John Perse 作品的人,一定具有抗拒現狀的力量,抗拒的勇氣也是成為藝術家的鑰匙,如果跟大家樣隨波逐流,就會被淹沒在塵世中,永遠無法追不到心中的燕子。

二哥在跟雲從分開後,受到教授的刺激,一步一步地到達美的境界,但她知道,教授的手法太過粗劣,唯有痛過的人,才能破繭而出,回過頭來看,二哥才發現卓教授的用心,這似乎跟現在的老師有著同樣的問題,很多老師會認為壓迫與教條可以幫助學生考上好的學校,但沒想過只有通過測驗的人,才能瞭解老師的用心,那些沒通過的人呢,只會陷入萬劫不復的恨。

天堂是什麼?是缺陷,天堂是完美的,順向而去逆向而回,每件事都有反面,在無盡的迂迴中,成就了天堂,天堂是完美的,如果天堂缺少了缺陷,那麼怎麼能夠叫做完美呢?每一個人都有缺陷,但是人我交溶,與人相處後,自然就能互相融合滿足對方也滿足自己,因此,自己的缺陷造就了完美的天堂。

龍仔的天分,被他自己的聾啞障礙困住,他只敢用心模仿別人,跳不出為自己而舞的感受,但在最後還是能突破重圍,大雨中舞出自己的童男之舞,跟阿芳一樣都能完成天堂之美。他們的成功,也補足了卓教授的缺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