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5/4/15

國會議員的苦楚 (政治最前線, 加治隆介之議 的借鏡)

這篇文章以從基層轉戰立法委員的角度,觀察立法委員的生態環境,在其中列出了幾個因身份角色的轉換,而遇到的一些窘境。
鄉鎮長變立委的苦楚多
苦!不見得比地方首長夠力
難!要拚亮相也要兼顧服務
忙!黨派間壁壘分明交流少
累!作秀式質詢文化難適應

弘兼憲史的政治最前線(加治隆介之議),描述加治隆介在父親及哥哥因不明原因而車禍身亡的突發事件,讓他繼承了父親的政治資源,投身競選參議員的選戰。他參選的地區是在農業城市,但卻因為父親手記裡的一段話:「人類最終的發展目標並不是無止盡的發展,而是人類之間能以最接近平等的方式和平共存。同樣的,政治家的最終目標亦即『全人類的幸福』 … 此等放眼世界的胸懷,正是我等政治家理應專心致志之最大課題。」讓他一直主張「地方事務交給地方議員,國家政務交給國會議員」。

所以他提出的競選政見是以日本全國利益為出發點,開放農產品進口、增加稅負,日本對世界要有責任感,也主張為「日本自衛隊」正名,一支具有明顯實力的軍隊,要肩負責任,為世界和平盡力,而不是在友邦國家遭遇困難時,以日本憲法中規定自衛隊僅能保護日本自身安全,不得介入國際軍事衝突,這樣的理由,回絕來自友邦的求援或是參與聯合國國際事務。但是這樣的政治主張,卻明顯跟地方選區的民眾利益發生衝突。加治隆介不玩權謀,不貪錢財,可是他就是受到日本國會少壯議員們的喜愛,紛紛群起效尤。

這是漫畫中的故事,在基層的選民,必須要有足夠的政治素養,才能夠選出一個真正具有國際觀的議員。

從新新聞的報導中,我們可以瞭解,台灣目前的政治生態環境,並不完全那麼如意,這些地方議會的民代提升到國會殿堂,是不是能適應這樣的轉變,也是個問題。

很久沒聽到的選務改革:「單一選區兩票制」,現在這個法案到底在哪裡?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