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5/10/7

斯坦計畫

倪匡文學獎初選名單出爐了,我寫的小說果然落選了,很明顯的是故事內容「層次」不夠,還得多加油。

斯坦計畫 for 科幻小說獎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在蓋亞公司中央委員會議上,大腦委員長布蘭用右手拳頭沈重地往桌上猛擊了一下,參與的另外兩個委員心頭隨之震動了一下,耳朵聽到的是布蘭委員長提案「為了突破上帝對每一個靈魂的禁錮,達成永生不死的夢想,我提議啟動斯坦計畫。」

「各位知道嗎?目前公司擁有的技術,可以製作出所有人體的組織,最需要突破的就是大腦意識移植技術。伙伴們,是時候了,我們要繼承哈維醫生的遺志,根據愛因斯坦留下來的大腦組織遺產,複製一個愛因斯坦。」

脊椎委員長史賓脫口大罵,「去你的,布蘭,你如果要開始萃取意識,那麼我負責人體晶片身份證還搞個屁,靈魂都被你抽走了!難道你已經發明了意識追蹤器嗎?複製一個愛因斯坦的大腦有屁用,愛因斯坦的意識早就在兩百年前他死掉的時候升天了。」

臟器委員長哈德舉起酒杯,透過杯子裡的冰塊看著布蘭,然後冷冷地道:「老布,你該不會是要跟我們搶業績吧?一但意識能被抽取出來,那還需要這個臭皮囊嗎?公司現在最賺錢的器官汰換生意也不用做了!」

布蘭站了起來,說道:「不要以為你負責的器官生意還做得下去,費利組成的自由人體公司,已經成功地開發出自有品牌的人體器官組織,這個組裝市場已經進入低價競爭的階段,營業額急速下滑就是鐵證。」

「其實我說要複製愛因斯坦的大腦只是個幌子,早在陶莉羊問世的時候,大家就知道不可能有個完全一樣的複製人。你們兩個想想,為每個孩子都換上愛因斯坦的大腦,這樣的行銷手法一定可以讓公司重登股王寶座。」

哈德把杯子放回桌上,心裡正盤算著,自從公司在五十年前克服活體組織排斥效應的技術問題,推出器官汰舊換新的服務後,中低收入階層沒有多餘的錢可以換到像奧運金牌、諾貝爾獎得主等等頂尖人類的基因複製出來的人體組織,就算能買到比較便宜的機器人體,也只延長了壽命,機械的缺陷讓他們走在路上都抬不起頭來。整個國家的管理階層都被有錢的中產階級把持住了,而這些人現在唯一的遺憾,就是腦細胞150年的壽命限制,要讓大家再掏出錢的方法,除了布蘭提出的計畫外,好像就沒有別辦法了。

哈德心裡的思緒還很紊亂沒有定論,史賓馬上就衝動地問說:「你別騙人了,如果可以抽取意識,何必還需要大腦?就讓意識以沒有形體的狀態存在就可以了阿。」

布蘭呵呵地輕笑了一聲,「硬體的效能得靠夠份量的軟體才能發揮到極限,軟體如果沒有硬體,就沒有發揮的空間了。你這個問題不是白問了嗎?資訊科技的人工智慧技術,是完全失敗的,根本沒辦法模擬智慧,只有人腦才真正是運算能力最強大的一部機器。史賓阿史賓,你們部門研究神經網絡的成果,就是人腦溝通聯絡的管道阿。超級人腦的網格運算,不是你夢寐以求的夢想嗎?」

哈德仍然沈默不語,心裡總覺得布蘭一定有什麼秘密沒說,老布為什麼要跟我們兩個討論?為什麼他沒有先嘗試研發技術?難道......?

哈德緩緩地吐出這幾個字:「老布,你的實驗成功了嗎?」

「還沒有。」

哈德聽到這句話,長吁了一口氣。

「不過...,我已經有了成功脫離大腦五分鐘的經驗。」布蘭答道。「那是個很奇怪的感覺,就好像靈魂出竅的一樣,然後我又回到自己的身體裡面了。」

哈德聽著聽著,突然發覺布蘭的眼神不一樣了,他的眼睛眨呀眨的,沒有了單純專注的神采。哈德向史賓使了個眼色,然後在站起來的時候,手裡多了一把雷射槍。

「你是誰?你不是布蘭,你到底是誰?」哈德把槍口指向布蘭。

史賓說:「哈德你在做什麼?他是布蘭阿。」

布蘭笑了笑,然後說:「好朋友就是不一樣,你是怎麼發現的?」

哈德說:「少說廢話,布蘭呢?」

「我就是布蘭,只是在布蘭的意識要回到身體的時候,有另一個我,順著萃取意識的通道,同時潛入了我的大腦,現在的布蘭已經不是原本的布蘭了。」

「怎麼會有這種事,怎麼可能會有另一個意識憑空出現,又鑽進你的腦袋?」

「嗯,就是在一瞬間,我認識了理查,另一個我。」

「我是理查,在軟體公司專門設計與開發系統,那天晚上我跟平常一樣睡不著,一直在網路上搜尋與閱讀資料,在我喝下最後一口咖啡的時候,突然一陣暈眩後,就趴臥在電腦前了。然後我輕飄飄地,竟然看到了自己的背影,就跟很久以前朋友在我太累,趴在桌上睡著時拍的照片一樣,我想我已經死了,過勞猝死的程式設計師已經平常到不能再稱為新聞了。」

「在我還沒有像輕煙一樣消散時,一股磁場把我的靈魂能量吸引到這個實驗室,前方似乎有一個奇異的通道,我才想跟身邊其他被吸引的靈魂打招呼時,下一秒鐘,我又察覺到自己的心跳。」

布蘭興奮地說:「你們知道嗎?現在最新神經網絡軟體系統設計方法,我在一瞬間全學會了!」

哈德搖了搖頭問到:「為什麼有那麼多靈魂,可是只有你理查的靈魂進入了布蘭的身體?老布的靈魂怎麼沒有被其他靈魂取代?」

布蘭回答道:「磁場越相近的人,越容易互相吸引,也因為我自己的皮囊跟靈魂的磁場最接近,所以才沒有被其他靈魂佔領。吸引的力量越大,行進的速度越快,實驗結束時通道一關,後面靈魂自然就沒有機會再前進。」

史賓瞪大了雙眼,一副完全無法相信的神情,好不容易才想出一句話說:「布蘭,你現在是名副其實的雙子座了。」

哈德用兩隻手用力地按住自己的太陽穴,提醒自己要冷靜地思考現在的情況。

「老布,你為什麼選在這個時候跟我們講?有察覺任何問題,沒有我們的幫忙沒辦法解決嗎?」

布蘭的眼睛快瞇成一條線了,微笑地說:「自從我布蘭理查碰在一起之後,我發現自己思考的速度還可以更快,也可以做更多事情,布蘭的軀殼已經跟不上我的意念。希望你們這兩個好朋友能夠運用你們的技術,幫忙塑造一個適合兩個我使用的新身體。現在的情況,就像是兩部電腦的運算能量,但是只有一台電腦的硬體支援。也許硬體的能力夠強大的時候,我們可以住在一起阿。能在一瞬間獲得許多人一生的智慧,那是多麼令人興奮的事情!」

史賓回過神來,一貫放砲式地發表意見:「你還真當自己是百臂巨人阿!結合在一起,這個想法有點噁心。」

哈德緩緩地說:「說真的,我不想成為24個比利中的其中一個,我就是我。」

布蘭突然激動地說:「不要把我當成多重人格分裂,我不是,我知道自己是布蘭也是理查。」

「我是理查,我不是布蘭,這不是我的身體!」
「你在胡說什麼!你已經死了,你知道你已經死了,現在能在我的身體裡面一起重生,有什麼不好?」
「我是理查,布蘭的朋友們請幫幫我,我不想待在這裡,我不是布蘭。」
「少說廢話,我們已經融合在一起,分不開了,接受跟我在一起的事實。」
「我是理查,你他媽的布蘭竊取了我的智慧跟經驗。」
「史賓快幫幫我,我的頭越來越痛了,快阻止理查連接判斷神經迴路。」
「我是理查,既然布蘭你還這樣執迷不悟,我只好...」
「你想幹嘛?你不是我布蘭,只有我才能控制我自己的身體。」

理查搶先一步舉起桌上雷射槍,朝自己的腦袋結實地開了一槍。哈德跟史賓都被這突然的衝突嚇了一跳,直到一聲槍響,想要阻止時卻已經來不及了。

哈德突然想起跟老布在一起唸書的模樣,一旦他想通了什麼新的想法或理論,就欣喜若狂覺得自己更有智慧。這一次,他真的太單純天真了,「天下萬物生於有,有生於無。」從無到有,從有而生萬物,妄想一步登天,卻反噬其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