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5/9/19

生命的長度?

週六一大早,我就接到老婆的學生家長來電,當時還算清醒,沒有口出惡言,把電話丟給枕邊人後,我就起床盥洗去了,「怎麼會這樣!」這是老婆一句提高音調的話,不想聽到也難,「出了什麼大事嗎?嗯,如果不是大事也沒必要六點多就打電話叫老師起床」我心裡還在這樣想的時候,「沒關係,學校那邊我會代為轉達。」老婆掛了電話。

「前天送梨子來的那個學生家長,昨天晚上下班回家的時候,出車禍被撞死了!」

那個家長我有見過,印象中,還記得上一次她送水果來的時候,因為老婆不在,我還跟她說了一會兒,但慚愧的是,家長記得她第一次來我家的時候,順手帶了一隻玩具布娃娃給我們家小朋友,我也在家,但我卻對她一點印象也沒有,但經過那一次,我記得她是某某某學生的媽媽。

週日早上就跟老婆去殯儀館致意,我沒有進去裡面只在外頭等。前天才來過的人,才隔一天就天人永隔,生命無常,雖然有許多小品文章通常都會說,「生命是一條長河」,但只是把水無止盡的流動,比喻了光陰的流逝,而時間的長短因人而異,當我習慣身邊親人時,我會以為他們永遠都在我的身邊,會以為每天回家都會看到他們,撥通電話就可以聯絡,但沒想過的是這條長河可能隨時無預警地中斷停止,沒有人能逃過這一個關卡。一旦想到這裡,就沒什麼好爭的了?所有的一切都會在河流停止時,煙消雲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