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/11/26

13.67 - 陳浩基

13.67從書名開始,本身就是一個謎題,整本書六段故事,不僅時間部份是以倒敘的方式組成,每一個故事的發生時間,恰好跟香港當地發生的大事相關。作者陳浩基在後記中提到,香港的警民衝突,就像是一個螺旋一樣,回到了1967年當時的時代狀況,他也期待未來的香港,能像過去的歷史演進一般,恢復成一個和諧又美麗的香港。

13.67其實就是第一以及最後一個故事發生的年份,這六個故事都跟主角香港警探關振鐸有關,時間分別發生在2013年、2002年、1997年、1989年、1974年和1967年。故事的起點反而是關振鐸生命的終點,而故事的終點 1967年,卻是關振鐸從一個制服警員升遷成為警探的起點。

2013 年的故事「黑與白的真實」是一件謀殺案,香港警隊中的傳奇人物,有「天眼」之稱的關振鐸因為重病躺在病床上,只能透過腦波偵測儀器進行案件的分析,推理過程中,原本以為嫌疑犯已經慢慢地沉不住氣,案件即將水落石出了,但卻峰迴路轉,讓一個更縝密,計畫了二十年的謀殺案件現形。

故事的最後一句話:「或許手法是黑色的,但目的是白色的。」很明確地告訴我們,身為警察難免有時候也必須使用一些手段達到目的,但必須得拿捏掌握分寸,才能在灰黑的世界中,看到白色的光亮。

2002年「囚徒道義」表面上是一件謀殺案,實際上卻是幫派之間的衝突,而小明的師父關振鐸雖然已經退休成為顧問,但為了替警方解決兩大幫派的問題,刻意以一個人為製造的「囚徒兩難」的情境,在兩個幫派老大之間,製造了一個矛盾。不過到了故事發展的中途,才讓讀者知道,被謀殺的明星唐穎,其實是為了報仇,自願當作棋子假造了一起謀殺案。

1997年的故事「最長的一日」,因為香港九七大限,關振鐸在警隊服務了三十二年之後,決定要提早一個月退休,鏹水案以及石本添越獄的案子,讓關振鐸在退休前也不得安寧。

駱小明跟著關振鐸處理鏹水案,讓其他人手負責麻煩的石本添越獄案,在尋找線索的過程中,天眼關振鐸不但找出鏹水案的兇手,同時還找到了失蹤的石本添,這才讓人知道,發生的多起鏹水案,都是為了製造石本添越獄的最佳條件。

1989年的故事「泰美斯的天秤」,就是在說明石本添石本勝兄弟落網的過程,原本佈署在大樓周遭的警隊,不知道什麼原因,讓嫌犯突然警覺被警隊包圍,而突圍發生槍戰衝突,過程中造成了數個民眾死亡。眾多線索,讓大家懷疑有內奸,但都不曉得是誰。

關振鐸感嘆,立法局(應該是檢察機關)前面拿著天秤與劍,雙眼蒙布的女神,代表著公平與權力,他認為警察手中掌握的是劍,但沒有天秤,他必須用一切手段達到目的,抓到犯人,但是判斷的天秤,只能交給法院去審理。

1974年的故事「Borrowed Place」是廉政公署剛起步的主管夏嘉瀚的兒子被綁架的案子,在繳交贖款的過程中,關振鐸才發現綁架只是幌子,重點是夏嘉瀚放在家裡的重要文件,也就是所有涉入貪污的警員名單。

1967年的故事「Borrowed Time」是在關振鐸二十出頭的時候,還在當制服警員的時候,是一位少年跟一個警察追查炸彈兇手的過程,也因為這起事件,關振鐸升官成為一名警探。厲害的是,在最後一頁,故事點名了王冠棠以及阮文彬他們計畫加入俞家一同奮鬥的決定。

有網友將這幾個年代發生的特殊事件列出來:

  • 2013年是政改爭議和警民關係惡劣的一年;
  • 2002年是回歸五年香港經濟衰退,工廠大幅北上,第二年更爆發非典型肺炎(SARS)
  • 1997年香港回歸
  • 1989年天安門事件令香港成為政治避難所
  • 1974年廉政公署成立,大舉打擊警察內部貪污
  • 1967年為六七暴動

13.67以香港最擅長的警匪對峙為主題,以一位警探的一生作為引線,帶領我們看著香港這四十幾年的變化,雖然天眼關振鐸風風光光地不斷偵破許多案件,但作者也不斷提醒我們,警察辦案的手段,只要不是絕對的違法,為了破案是什麼都能做的,在過程中,即使有些許違反警例,重點完全只在結果。

看了很多翻譯的小說,但都遠遠不及一開始就以中文創作的故事,不管是「三體」或是這本「13.67」都可說是近幾年看到,令人印象深刻的故事。

陳浩基《13.67》讀後感 兼談正義香港警察

香港警察故事——讀陳浩基《13.67》後感

《13·67》讀後感:What's Right?

1367 -陳浩基

六七暴動,亦稱1967年香港左派暴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