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2/4/18

齒輪之心 by 馬修‧柯比

有好多網友都寫了讀後感想,我也認識到了一個名詞:蒸汽朋克(Steampunk),一種流行於20世紀80年代至90年代初的科幻題裁,用於著重表現那些工業革命的早期科技,剛看到這個名詞時,我第一個想到的是蒸氣男孩,再來就是想到鋼之鍊金術士,似乎還是動畫讓人印象比較深刻。

說真的,故事看了超過一半的時候,我還回頭去看了一下書名,「齒輪之心」,怎麼故事裡面除了鐘錶徒弟弗雷迪克跟齒輪有關係之外,另外兩個人,一個是女僕菡娜,一個是小提琴街頭藝人吉歐,這兩位跟齒輪一點關係都沒有阿!

一直到了把書本看完,我看了一下英文的書名"The Clockwork Three",才有一些瞭解,為甚麼是這個書名。clockwork齒輪並不是真的要講機器人或是任何工業時代的機器,重點是後面的"Three",這個故事是要說這三個主角之間看似無關的人生,但又在某個時機糾葛在一起的互動故事。

也許在為中文書名取名的時候,是想到書本中那個謎樣的機器人,因為心臟的地方放了一塊傀靈而甦醒過來,所以才取名為齒輪之心,但這樣的名字並沒有表現出Three這個字的意義。但總不能取名為「齒輪之三」還是「三個齒輪」吧!

用齒輪這個字的確很有意義,齒輪並不會單獨地轉動,透過每個人的人生大時代帶動,人跟人之間又像齒輪一樣,兩兩互相接合轉動,讓每一個人的人生運作地更順利。

科幻國協毒瘤在臺病灶所寫的《齒輪之心》(The Clockwork Three,2010)by Matthew J. Kirby ,裡面提到了一件重要的事情:「偷竊」,這本書定位為給青少年看的小說。不可避免地就要談到書本裡面的主角們,究竟有沒有做了什麼錯誤的事情,但是卻沒有因此受到任何懲罰。

這是個困難的問題,但也是個無解的問題,如果一本小說裡面的主角,做事四平八穩地,平平淡淡地情節,安安靜靜單純地人生,如果再加上一個沒有什麼特別的題材設定,那麼小說讀起來就可能會讓人覺得枯燥乏味。

弗雷迪克因為對機器人癡迷的執著,偷了那個機器頭顱,最後這個事情靠他的布蘭奇師傅把整個事情擺平,沒有受到任何責罰。菡娜偷了她的主人的珠寶首飾,原因是因為她需要錢來買父親的藥,最後也是以這樣的原因得到原諒。吉歐算是比較正常的,在海邊「撿」到了綠提琴,背地反抗惡老闆。

應該說在工業時代的混亂背景,在那樣的環境下,僕人、學徒、街頭藝人都算是低下階層的工作,當他們沒有受到其他人平等的待遇時,不可避免地,會讓這些小孩子們有些偏差的行為,但他們的出發點與立意都是正確也良好的。菡娜不也在最後獲得吐溫先生的賞識,認為她真的長大了,足以承擔更大的責任。

[閱讀]-馬修‧柯比《齒輪之心》-讀後感
《齒輪之心》,攜手合作扭轉出奇蹟
【心得】【Marionette】齒輪之心
試讀:《齒輪之心》
【試讀】《齒輪之心》 Matthew J. Kirb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