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1/9/17

三體 by 劉慈欣


三體三部曲是以中國為主軸的硬科幻小說,第二部黑暗森林跟第三部死神永生與第一部三體,雖然是一個長篇小說,但三部曲的主角人物完全都不一樣,講故事的方式跟內容主旨也都完全不同,再加上書本裡面提到的數學、物理、天文、地球科學等知識背景,難怪三體會是這麼受人矚目。一般讀到的小說都是來自歐美國家,所以NASA、FBI、CIA這些都算是很常見的出場人物,某方面來說,也代表著中國的政治實力不僅在實質上準備超越美國,在文學表現中,也同樣體現了大中國的思想。但書背上提到,本書是第一個被好萊塢買下電影改編權的華文科幻作品,顯然在電影工業上,科幻題材還是好萊塢比較厲害,但希望最後的成品不會完全變了調,人變金髮,天文單位也變成了NASA。

以三體的網路遊戲,描述傳統物理學的無解問題,三體運動。只要能解決這個問題,準確地預測太陽出現的時機,就能掌握發展長久的文明的鑰匙,但很明顯地三體依然是個無解的問題,沒有人能準確地達成這個任務。也因為三個太陽的考驗下,三體文明意圖移民地球,展開了攻擊行動,地球上第一次面對高科技的外星文明,區分為降臨派、拯救派與倖存派,原因是地球沒辦法猜想到,究竟三體人會如何處置地球。

在第一部三體中,在三體文明發展智子的時候,第一次描寫了多維度的不同變化,但原本我只知道三維空間加上第四維的時間,成了四度空間,但要我們這個三度空間的腦袋,體會到五、六甚至到十維度的長相,真的很困難,尤其又要透過二維的文字平面,去構成自己想像中的多維形體,真的很困難,太高深了,有點不知所云的感覺。

經過了第一部三體的洗禮後,第二部黑暗森林,是完全不同的寫法,第一部的三體,在網路遊戲的虛幻與現實中一直不斷地交錯進行。黑暗森林就比較像是正規的小說,時間依照順序往前流動,羅輯從面壁計畫中被選上成為面壁人,因為完全無法聯想到理由的狀況下,一出門口就被暗殺。隨著前三位面壁人紛紛被破壁之後,在世外桃源過了好久與世隔絕的羅輯,即使是這樣,羅輯還是三體文明的第一暗殺目標,畢竟要能在不可見的智子面前,要能實現如何解決三體文明入侵的問題,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任務,而羅輯是唯一一個完全讓人不知道他在做什麼事情的面壁人。

事實上我認為最好的是第二部黑暗森林,因為不同勢力之間的角力,跟看不見的敵人鬥爭,艦隊受到攻擊後,為了自保取得糧食,不得不互相攻擊的慘狀,這些都是在科幻作品中特殊的故事場景,人物的行為與遭遇,都非常合理。

三體文明跟地球之間的攻防很明確,唯一很奇怪的地方是,為甚麼三體文明中,會「只有一個」對人類文明提出警告的監聽員,而且這個監聽員保護地球的意識,很明顯地並沒有被其他三體人發現,而是在他發出警告訊號後,才發現的。三體人應該是設定為一個無法說謊的民族,因為他們是直接以腦電波互相交流溝通,這個特別的監聽員在被發現後,如此好戰的民族也沒有對這個監聽員做任何處置,反而能在故事最後跟羅輯與莊顏見面。

作者自己在訪談中提到:坦率地說第三部真的是我自己覺得不如前兩部。這個也是自然規律,書總是越寫越爛。第三部比前兩部差的太多。沒辦法,確實寫不出來,不是說時間倉促,你就是再給我一半時間我也寫不出來,但市場就是有這麼好的評論,我也很出乎意料,所以這個市場很奇怪。(ref: 科幻作家劉慈欣:每一個文明都是帶槍的獵手

死神永生的高評價,或許也是因為第一與第二部作品所連貫出來的故事,程心在不斷地冬眠下,歷經了威攝、廣播、掩體與銀河紀元,最後甚至進入了另一個維度的空間生活。但也許真的是以文字描述維度變化的侷限,我們沒有辦法在心裡面,想像出十維或是二維空間的生活,究竟是什麼樣子。沒辦法想像自然就沒辦法輕易地融入到劇情中。這就像作者所說的:科幻其實更依靠可視性,有些場景,你要不看一眼,一輩子都想像不出來。

看了這樣一個龐大的故事之後,再看到作者自己評價自己的作品,其實有很特別的感覺,作者自己對作品直白的剖析,跟一般的讀後感想不同。想不到,三部曲中最冗長的死神永生,在作者眼中並不完美。一般的文學或是電影等等藝術作品,通常會聽到作者或是導演出來說,這是他嘔心瀝血的代表作,希望獲得大家的青睞,票房是讓人持續下去的動力。

也許是因為投資多少的問題,畢竟一個人花了時間寫一本書,做這件事所花的金錢與時間的成本,遠遠要比製作一部電影所花的經濟成本少得多,就算是劉慈欣自己說自己的作品爛,影響到的也是他一個人而已。(Note: 寫完後,我才突然想起來朱延平也曾經承認過自己的失敗,朱延平承認刺陵是部假洋片,失敗之作 )承認自己的失敗是一件非常勇敢的事情!

不管如何,這部華文科幻的新里程碑,是一定得要拜讀的!

劉慈欣:科幻故事 一生講不完
科幻作家劉慈欣:每一個文明都是帶槍的獵手

三體 (小說)
亞洲週刊:劉慈欣科幻小說引爆網絡三體熱
三體──在混沌中搖擺的省思
《三體》(2005, 2007) by 劉慈欣
科幻文學的新高度-劉慈欣的《三體》
理想與現實的衝突──《三體Ⅰ》

走出邊緣的中國科幻:劉慈欣和《三體》 ------ 董仁威
評《三體Ⅲ》:劉慈欣的另一“獵場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