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0/1/7

怒月(寒月,厲婦) by 海萊因

google後才知道,原來怒月這個書名,在譯者林翰昌的眼中,是個敗筆。怒月的英文書名為 The Moon is a warsh mistress,字面上看就是月亮是個悍婦,譯者對「怒」這個字有很嚴重的反感。不過子標題「月亮一生氣,地球就遭殃」,倒還算是蠻貼切的。翻譯真的是門大學問,尤其在這個小市場,翻譯書要搶下市場,又得兼顧品質,出版社扮演的角色,是很困難的。

露娜長期作為地球的生產基地,但卻因為露娜的生活條件很差,原本就不適合人類居住,所以被視為流放罪犯的所在地。長久以來的狀況,讓露娜成了母系社會,婚姻方式也變為大家族的氏婚。長期的壓榨,讓露娜的人民忍無可忍,因為地球一直需要露娜的食物,但卻又沒有任何的照顧,這不是貿易而是殖民。

整本書的重點在描述露娜革命的過程,搭配著掌管露娜的超級電腦「麥可」,還有他們設計的三人小組理論,讓反抗組織不管在什麼狀況下,都能傳遞訊息,組織也能在安全條件下,不中斷運作。露娜雖然是以小博大,但先天的地理條件,例如引力的差異,搭配著教授與麥可的外交策略,成了露娜成功的武器。

在地球跟露娜開戰後,露娜懂得利用彈射裝置,彈射石塊到地球上的城市,但地球的攻擊部隊卻相對蠢得可以,明明知道引力差了六倍,還直接送地面部隊到月球上,想要取回政權,隨便一個露娜小孩,就能打敗士兵。

露娜的社會文化,似乎跟革命的過程是兩條平行線,特殊的文化,並沒有讓革命有特別的過程。若要說有影響的,可能只有因為露娜的貧瘠,讓露娜人民參與革命義無反顧,打起仗來,每一個人都能為了自由而奮不顧身,麥可計算的成功率,不知道有沒有把這一點當作參數。


開卷嚴選:怒月
關於《寒月,厲婦》(《怒月》,The Moon Is a Harsh Mistress 臺灣譯本)的二三事
月娘因何勥跤?──《寒月,厲婦》(The Moon Is a Harsh Mistress)究竟能教導我們什麼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