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9/6/30

網路暴露狂跟偷窺犯

有沒有想過,其實你我都是個網路暴露狂,同時也是個偷窺犯。

當我們在網路上張貼blog文章、貼上plurk/twitter短訊息、在flickr發布照片、bbs上po文,某個程度都像是一個暴露狂的行徑,因為發布文章,等於告訴所有人你的好惡跟想法,政治上親藍或親綠,還有許許多多的事情,在plurk/twitter發布訊息,告訴大家你現在在哪裡做什麼事情,這個時候,顯然就是個暴露狂的行徑,把自己的隱私全一股腦地告訴大家。

而在暴露自己的同時,我們也會每天查閱自己的朋友在做什麼,不管是什麼無聊的瑣事、牢騷都看,而且一覽無遺。更有一些人,每天的工作就是在破解別人的帳號,將別人私密的照片與文章,全都發布出來攤在陽光下,也就有了一堆流傳在網路上的正妹私密照片。日復一日養成習慣,培養自己偷窺的習性,每天就是在網路上,找些有趣的私密消息,互通有無。

BBS、MSN偽裝自己,可以忽男忽女的時代,轉變到現在大多數的人,使用blog跟twitter/plurk的系統,因為出發點是跟自己的朋友溝通,互相傳遞資訊,分相心得,所以很少會有人,開立多個帳號,偽裝成另一個身份的人。但也有真正惡意想要傷害別人的人,面對網路這個工具利器,不會像我們一樣,呆呆的按照自己的心情發布文章,告訴大家自己在做什麼,反而是一開始,就知道要保護自己的身份,例如在大陸因為人多將廣,有人犯了眾怒,馬上會遭受無情的「人肉搜索」攻擊,把名字、電話、住址、身家全都查得一清二楚。也可以說以網路為善,一旦連上了網路,就等於宣告自己失去了隱私。以網路作惡,連上了網路,就等於拿到了一把萬用工具。

一般的社交工程Social Enginnering,都是直接利用人性的弱點,騙取帳號、密碼或是錢財,但如果打電話或是發送訊息過來的人,還透過網路上,你曾經發布過的文章或是訊息,知道你有某一方面的習慣或是興趣,甚至根本在twitter/plurk就直接看到,你現在全家正在國外旅遊,或是你正在某一個地方工作,那麼這個人就能利用這些訊息,直接到你家偷東西,就像這個新聞一位在Twitter上擁有2000位推友的Twitter使用者,可能就因為發了一則準備出城度假的推文而被闖空門

韓國推動「網路實名制」,用意是希望網友們可以因為註冊真正的名字,而注意自己在網路上的行為及言論,監管單位也能透過實名,快速地找到發表言論的人,持反對意見者認為,推動實名制,只會讓言論自由因為民眾的恐懼而無從談起,實名制只能導致個人信息被盜用,根本不能解決網上侵犯人權的問題。

暴露狂跟偷窺犯在社會上,是兩個屬性相反的犯罪,一個是侵犯別人的隱私,另一個是把自己的隱私拿出來看。但暴露狂就只有在暴露下體,違反善良風俗的時候,才會被起訴,其他時候,不管你暴露什麼,都是你自己心甘情願。偷窺犯法的範圍,似乎比暴露多了一些,偷看別人的身體、考券的答案、偷偷裝設針孔或是GPS,只要是妨害了別人的隱私,偷窺別人不想讓別人知道的事情,應該都是不被允許的。在網路上,暴露自己都是每一個網友心甘情願,偷窺只要沒有偷取別人的帳號密碼,看看別人分享出來的東西,就沒有「偷」的問題。

另外有個情況,可能會在十幾年後發生,網路世代的父母,常常會因為家裡新成員的喜悅,上網分享自己小寶貝的照片,還有一些文章。但是在十多年後,這群小朋友長大了,他們一上網就會發現,自己的隱私早就在出生後沒多久,就被爸爸媽媽用掉了,一連上flickr,很有可能會發現自己十多年前的照片。或許這時候他們會想,好高興喔,在網路上還能找到我小時候的照片,但也有可能會覺得,為甚麼我的照片,會被網路紀錄這麼久,而且抹滅不掉。


甚麼是社交工程 (Social Engineering)
韓國的網絡實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