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7/5/6

黑夜中散發綠色螢光的 夜巡者 by 盧基揚年科

為甚麼我要說「黑夜中散發綠色螢光」這句話呢?那是因為我在看完這本被譽為近年來最有創意,善惡與光明對立的奇幻小說後,就把書放在桌上,接著看日巡者,後來有一天晚上在書桌前,關了燈準備睡覺的時候,突然發現桌上夜巡者這本書的封面上,標題的三個大字,竟然散發著綠色的螢光,真是特別。

身為光明界的成員,為了維持與黑暗的對立平衡,卻得在黑夜中偵查巡視任何破壞這微妙平衡,違背大和約的事件,一個光明使者卻得生活在黑暗之中,有時候也會搞不清楚自己究竟屬於光明或是黑暗。光明不見得就是為善,他們的行動,不過是眾多選擇中,那項對大家「傷害最小」的決定。

這時候的行動,對某些被犧牲的人來說,光明使者,也是以為惡來揚善。善與惡,就像是光明與黑暗,在日夜交替的過程中,讓人不清楚究竟是白天或是晚上,那麼為善或作惡的分別,也有不得不作的模糊地帶。

「特許憑證」就是一種不得不作的利益交換,光明界期待一個正常運作的世界,而黑暗界的吸血鬼,因為天生就需要人血,因此光明界特地開出特許憑證,讓吸血鬼可以正當獵捕被選中的人類,而夜巡隊存在的目的,就是阻止違法獵捕人類的吸血鬼。小男孩葉格爾雖然沒有作惡的本性,但卻在跟安東討論的過程中,了解這些不可思議的妥協平衡,在斯薇塔接受教育,快速成長的過程中,他也跟安東在面對黑暗巫師的時候,有著善與惡的激烈討論,因為安東說明,在黑暗巫師還沒有作惡之前,夜巡隊並沒有權利能夠對付一個無害的黑暗巫師。

第一篇自己的命運,說的應該是針對安東,因為故事是以安東當第一人稱,描述整個故事的開端,老大明白安東跟斯薇塔未來糾結交織的命運,原本以為日巡隊與夜巡隊是為了葉格爾而來,為了一個未來的大法師而競爭,結果竟然是斯薇塔,雙方不擇手段的競爭過程,讓一個不尋常的小孩葉格爾一針見血地道出「你們都很醜陋」的結語,然而身為光明使者的安東,得依循著光明法則,幫助斯薇塔在短時間內啟蒙成長,這是安東的命運,身為一個光明使者不得不遵循的命運。

第二篇自己人裡的自己人,馬克西姆握著手裡的匕首,當他面對不尋常黑暗界的人,他自稱法官,出面替天行道,為民除害,這是上天賦予他的職責與能力。但當這些被處決的黑暗界的人,都圍繞在安東的身邊,這一切的事件安排,就成了一項陰謀。對安東來說,他得儘快找到這個陷害他的人,對日巡隊來說,得找到這個破壞大和約的光明界兇手,向黑暗界證明自己的清白,避免衝突。

日巡隊老大薩武龍期待對付了安東後,發狂的斯薇塔,而夜巡隊老大蓋瑟希望安東能儘快找到「野人」馬克西姆,證明他的清白。當然在最後,找到了馬克西姆,在法庭中,令人驚訝的是,蓋瑟讓馬克西姆成為高於光明與黑暗勢力的一員,一個嚴厲卻又中立的大審判官。而安東也發現,這個追逐的過程,竟然也是蓋瑟設計,要讓斯薇塔快速成長的一段過程。最後一句話,最讓安東不想聽見的一句話,老大隊安東說,「這裡不需要薩武龍,他在這裡真的沒有任何作用,這完全是夜巡隊自己內部的操練。」

第三篇自己人裡的外人,這應該
夜巡隊所有成員都離開莫斯科到了虎兒的家作客,當安東自己一個人隨著西蒙回到家裏,他竟然發現日巡隊的老大薩武龍在他的家裏,向安東敘述著進一百年來光明勢力的嘗試與夢想,第一次是十月革命,第二次是第二次世界大戰,現在又要再一次,光明勢力希望能再一次促成全球性的社會改革實驗,他告訴安東,斯薇塔並不是要準備領導夜巡隊,而是為了完成奧莉佳沒有成功的使命。

安東認為任何要嘗試改變人類社會的行動,都是必會失敗,不會對人類帶來益處,但蓋瑟認為安東反對斯薇塔肩負的使命,也認為安東無權基於個人利益反對夜巡隊的政策,他不知道行動成功的機會有多大,但他知道在此之前,從沒有過這麼好的機會。

安東需要知道蓋瑟的行動,他要去見薩武龍。然而很奇怪的,在到了莫斯科中心的幽界時,出現了一段小插曲,他發現薩武龍的愛人阿莉莎正非法使用稜鏡,非法使用第三級介入法術。薩武龍向安東提出了第二級法術介入權,交換阿莉莎的違法事證,黑暗法師跟光明法師簽訂了合約。

最後,安東沿途吸收了眾多力量,原本想要以「道德重整術」面對斯薇塔及葉格爾,阻止蓋瑟的行動,但卻將所有吸收到的力量用在自己身上,這讓斯薇塔很驚訝,原本安東有能力阻止這一切,卻將權利交還給斯薇塔自己決定,斯薇塔將葉格爾的命運之書上的字都擦掉了。

薩武龍認定光明界失敗然後離開了,蓋瑟卻說,他剛剛才搞清楚,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命運。安東也明白了,這一切都是幌子,在日巡隊專注在斯薇塔身上時,奧莉佳已經拿著另一半的粉筆完成使命,改變了另外一個人的命運。蓋瑟這一切行動,都是為了不損害他的事業前途,還能迫使領導階層撤銷對奧莉佳的懲罰。

沒有絕對的對錯,沒有絕對的善惡,而光明與黑暗的對峙,還在繼續進行當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