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5/9/27

地底三萬呎 - by 朱少麟

全書分成四個段落,「垃圾」「航手蘭之歌」「那隻鷹曾經來過」「寧靜的星艦飛航」,唸過一次後,很自然地會因為「垃圾」一開始,描寫辛先生前往河城的小插曲,跟「寧靜的星艦飛航」寫的不同,而重新看一次,但是看第二次的時候就沒有一個字一個字細讀了。曾經好幾次想要提筆寫出感想,但還是沒辦法完成,因為這本書裡每一個人物的想法錯綜複雜,甚至夾帶了幻想。

「垃圾」描寫在河城中專司處理垃圾的帽人,看他如何透過垃圾瞭解每一個人,帽人有一套自己的垃圾哲學,在第17頁寫到,一個人可以停止吃飯,但不能停止製造垃圾,所以每一個人的垃圾就夾帶了許多訊息,足以瞭解這個人的真面目,而且垃圾不擅長說謊,帽人遇到的每一個人物,包括南晞、紀蘭、辛先生、嘉薇小姐、禿鷹、君俠、小麥,都有他自己對這個人物的解讀,他非常地有主見,但也可以說是他個人的「偏見」,透過帽人深藏在氈帽裡的眼睛,我們看到了河城消失前的景象。

「航手蘭之歌」以辛先生的妹妹紀蘭為主角,從紀蘭小時候開始,就對辛先生有著莫名的崇拜,為了更靠近辛先生,紀蘭拉攏辛先生的好朋友阿鍾(在最後一章中,阿鍾說,紀蘭靠他纏住辛先生,而辛先生靠他擺脫紀蘭),到了河城之後,紀蘭深深地為一個男孩赫亦著迷,就因為他的與眾不同,跟平常的男人一樣,對他的身體似乎一點性趣都沒有,然而這畢竟只是夢想,赫亦自己離開了,帶著紀蘭從哥哥那兒「取」走的金錢離開了,在過程中,單純的君俠幫助了紀蘭,也在紀蘭失去了赫亦後,將他所有的錢都給了紀蘭,讓她離開河城,而君俠幫助紀蘭的原因,寫在第三章裡面。

「那隻鷹曾經來過」,原本還以為是要寫禿鷹,結果卻是「君俠」,「完美」形貌的君俠,從念醫學院開始,就著迷於手術刀,後來竟也開始用手術刀打開別人家裡的大門,單純的他把自己的性慾轉化到開鎖上,但在遇到一位攝影女郎時,他無法克制自己進出了她,在他被捕入獄後,辛先生找上了他。辛先生透過軍方,借調君俠來到河城,照顧「訪客」,「訪客」的出現是一個錯誤,沒有一個高層願意承擔這個錯誤,只能丟到河城,讓他消失在眼前,辛先生需要借住君俠的醫術專長,照顧訪客,然而最後辛先生還是受不了無法擺脫「訪客」的事實,拷打訪客希望他能承認罪狀,但訪客支持不住死亡了。君俠遇到紀蘭是為了偷窺她洗澡,但他看到紀蘭對待也在偷窺她的傻弟時,這兩個單純的人,佔滿了君俠的內心,於是君俠幫助紀蘭逃出河城的束縛。

「寧靜的星艦飛航」是我還看不懂的一章,描述從小就強人一等的辛先生,妄想掌握全世界,他是艦長,隊員都要適時地做出犧牲,成全艦長的性命,讓他繼續指揮這艘星艦航行下去,最難懂得就是第367頁,同樣是前往河城途中的場景,同樣在河谷上遇到兩個人,但是這兩個人卻在這一章偷襲了辛先生,從這頁開始,辛先生沒來頭地突然開始「摔落」,然後在摔落的過程中,想起了一個故事,故事理的人物也想起了另一個故事,又是一個故事,我現在還搞不懂,這故事裡的故事究竟要說明什麼想法。在最後幾頁,他說一切都是被想像出來的,難道前面的所有故事,都是捏造的嗎?我不知道。但最後有一句話值得思考,「當我們卸除了艦體的負擔,連自己也卸除,只剩下單純的飛翔。」只有擺脫一切形體的束縛,才能讓思想奔馳。

ps. 我終於能把這本書放到書架上了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