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5/9/26

秋天的氣味

時近十月,該是秋天的氣味,陽光卻還是從一大早就侵入客廳,地板的熱度,一點一點地刺激著腳底,曬到太陽的時候,內外夾攻的高溫,讓我想起了水煎包的下場。下午竟然烏雲密佈,雷電交加,典型的夏日雷陣雨,是秋天嗎?

睡前照例得要關閉窗戶,靠近窗邊才感覺到,窗戶外頭清新冷冽的空氣,跟房子裡面的悶熱味道迥異,情不自禁拉開紗窗,猛吸一口氣,秋日黑夜的涼味從鼻頭灌入,卡在喉嚨,昏昏沈沈的腦袋頓時清醒過來,把手往外一伸,風帶走了熱氣帶來涼意,這感覺似曾相識,時間回到十年前,在每個星期五的電影後,信步校園往外頭的宵夜攤走去,湖畔的樹影遮掩了燈火,吸一口同樣冷冽的氣味,還得在偶而吹來陣風時,將雙手瑟縮在牛仔褲袋裡。

秋日的夜展現了微涼的誠意,提醒我,已經揮別了十個寒暑,當年電影與宵夜的同伴,現在是身旁一個孩子的媽,秋夜的涼風帶著我的回憶,輕拂我倆的雙頰,從指間流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