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5/1/9

證交所董事長吳乃仁的專訪

證交所董事長吳乃仁在遠見雜誌接受專訪

讀者閱讀報導的時候其實也蠻為難的,我必須要相信這份文件的報導,才會仔細閱讀,但是閱讀過後,又得處處存疑,有時候實在搞得自己神經錯亂。不討論吳乃仁在政治環境上的是非,單以這篇專訪來說,的確是給這個人下了一個絕對正面的註解。所以我們就單純地研究報導的內容,不要去想有沒有錯誤的地方。

以宏觀置身事外的方式,觀察整個公司,的確是一個董事長所要作的事,董事長的用途並不是干涉內政,而是制訂出營運的目標、方向與準則,實際的作法交給總經理處理即可。

公開資訊觀測站」對投資人與分析師來說,這邊揭露的訊息似乎已經足以對投資公司有基本的認識,集中公開的資訊,讓投資市場更加健全。

高階管理人似乎都有看書的習慣,重點在於,下班後看書,不應該再看與自己專業相關的書籍,而是要廣泛接觸你不熟悉的領域,擁有閱讀的興趣,會讓生活更充實。

營收問題,應該是指公司不當列舉會計項目,例如把應收帳款視為當月獲利,也就是說,如果客戶在1/20日下單訂購貨品,預計1/30出貨並以支票支付,2/28支票兌現,在這個正常的過程中,如果在1月底就將應收帳款視為盈餘,那麼如果買方在2月初退貨,那麼1月就有部分膨脹的盈餘。類似的會計手法很多,所以選擇投資股票時,絕對不要走偏鋒,選擇幾檔你認為最讓你欣賞的負責人與公司形象,然後持續觀察他們的股價,在適當的時候出手購買。

我應該沒有條件談買賣股票,因為我投資的金額還算不多,但看看總沒關係,平時多思考,有益心理健康!!...??...


----節錄幾段我覺得比較重要的話--------
歷經多起地雷股事件,他親手把一位朋友移送檢調單位查辦;他也力排眾議,要求證交所在將不法案件移送檢調單位後,須立即公布消息,讓投資大眾知道。他親自上網,並且廣泛蒐集各方意見,推出「公開資訊觀測站精華版」。看似本土化的他,密切觀察國際競爭對手動向,訂定2005年讓台灣資本市場評比升級的目標。

有人認為,證交所董事長的位置是一大肥缺;說實話,薪水是優厚一點,但也沒有太離譜。如果要我當總經理,因為要處理許多專業的業務,我也不敢接,但若做董事長,我就敢。因為董事長是負責做決策,需要的不是專業知識,而是「常識」。而我自認為是個常識豐富的人,藉由常識來判斷,不會有太離譜的決策。

Q:你豐富的常識是因為見多識廣,還是愛讀書?
A:我有睡前看書的習慣,房間和床上都是書。一般我晚上十一、二點回到家,兩點才睡覺,這段時間我可以躺在床上安靜看書,看完的書隨手丟得遠遠的,只看過幾頁的書就放在床上。我從來不在晚上看金融管理和政治的書,那會讓我覺得我還在工作,我大多看科普或歷史的書。我的興趣很廣泛,所以會看很多不同領域的書。本來大學我念的是交大控制工程系,後來讀到海耶克(F.A.Hayek,1974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)幾篇關於經濟學方面的文章,深受影響,所以重考,轉念東吳經濟系。

Q:海耶克是自由主義派的大師,這會影響你對資本市場的看法嗎?
A:我本身也是古典自由主義者,我認為要達成市場監管目的,一定要用市場的方式與市場的遊戲規則,而非行政的方式,才能夠達到目的。若沒有市場的規則,監管也沒有什麼作用。我想,規定本身不需要太嚴格,可是執行必須很嚴格,這樣才能建立起市場秩序。現在就算規定嚴格,但沒有徹底執行,所以守規矩的人吃虧。

經過這幾次地雷股經驗,我們認為有兩項查核應加強。
第一是營收,尤其是上市公司與某些特定公司的交易是否屬實,需特別注意;第二是海外投資,這經常是一個大黑洞。上市公司出事,通常會出現在這兩個地方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